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乱伦小说  »  【第二张脸】(05)【作者:素人渔夫】
【第二张脸】(05)【作者:素人渔夫】
字数:9087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五)

  当房间转动到地面,门被打开时,韩曼依偎着路盛的手臂,一脸羞涩的走了出来。二人巧妙的躲开了曾璟和曾少阳的方向,从一旁的出口绕了出去。

  当曾璟找到他们时,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仍是一脸兴奋的给他们分享自己拍摄的照片,曾少阳则是打趣的告诉路盛,曾璟在上面害怕的都不敢向外看。
  路盛裤裆处有着不明显的水渍,而韩曼脸上却有着似乎是被炙热的阳光照射出的潮红。

  接下来,一家人又去玩了其他游乐项目。只是路盛再没机会和韩曼亲近。活泼的曾璟像个快乐的小鸟,东奔西跑,不停的拉着路盛玩着各种项目。

  路盛偶尔会偷偷观察韩曼,发现韩曼脸上的笑容明显比之前要多了不少。从摩天轮里下来后,韩曼没有再去玩其他项目,全程几乎一直依偎曾少阳,一对老夫老妻却像是初恋情人一般甜蜜。

  韩曼一脸沐浴在曾少阳疼爱中的模样让路盛心中隐隐有些发酸,原本涨硕的男征很快就瘫软了下去,内心中汹涌的欲望也瞬间没了踪影。

  倒是曾璟,一身的快乐渐渐感染了路盛,让他找回了些许安慰。找了机会,路盛偷偷在曾璟耳边说了什么,惹得曾璟一脸通红,忙不停的四处打望,似乎害怕路盛的那些话被别人听了去。

  一家人一直玩到日头西落,曾璟才意犹未尽的被路盛劝上车,回了酒店。车上,曾少阳很快就靠着一旁睡着了。韩曼似乎因为体力消耗过度,也闭着眼睛养神。曾璟翻看着今天拍摄的照片,但却时不时会偷偷与路盛交换下眼神。

  晚饭是在酒店吃的。

  吃饭时,路盛的手就时不时的在曾璟的屁股上抚摸着,折腾的曾璟一顿晚饭都没法好好吃,一张脸红的就像熟透的苹果,甜蜜多汁的让人看了就像咬一口。
  曾少阳吃了几口就回房间休息去了,曾少阳走后,路盛就更加肆无忌惮了,跟曾璟窃窃私语说着悄悄话也就算了,当着韩曼的面,一只手直接伸进曾璟的衣服里就显得格外过分了。

  韩曼脸上没有什么不愉快的表情,一副两小口打情骂俏眼见不怪的模样。对于路盛在桌子下的动作,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心里做何感想,就不得而知了。

  吃完饭,就是泡温泉的时间了。

  酒店的每个房间都有个小温泉池,足够两个人泡。在酒店的后院里,还有几个大温泉池,分门别类的隔开,供宾客自行选择。

  韩曼紧紧的裹着浴巾,缓缓的走向房间内的小温泉。

  曾少阳早已经坐在温泉里,赤裸着身体,闭着眼睛,一边享受,一边休息。
  韩曼知道曾少阳并没有睡着,轻轻向他坐着方向挪动着。

  「少阳,小璟她一毕业就结婚,会不会太早了点。」韩曼柔着声音,随意的聊着天。

  「只怕是,女大不中留,嫁就嫁呗。」曾少阳缓缓睁开了眼睛,望着韩曼露在外面的肩头,笑眯眯的。

  「小璟年纪还小,正是干事业的时候,这个时候就结婚,太急了点吧,」韩曼顿了顿,无意的说着,「我倒不是反对他们在一起,只是觉得小璟跟他在一起怕是会吃亏……最好还是两人多处一段时间,互相了解多一点再结婚会不会好一点。」

  曾少阳没有说话,微闭着眼睛,似乎在考虑着韩曼的话。平日里,曾少阳十分尊重韩曼的意见。

  从内心里,曾少阳也不想这么早就让曾璟嫁人,女儿就是父亲上辈子的情人,辛辛苦苦把女儿拉扯大,读了这么多年书,一毕业就要把女儿送到别人家,确实心有不甘。曾少阳对路盛倒挺满意,但对路盛的家庭还不够了解,所以也一时犹豫了。但曾璟那一副情根深种的模样,他也看在眼里,心里很清楚,自己支持也好,反对也好,曾璟肯定会一头扎进去的。

  「你看他们现在这样子……我是怕啊……说不定哪天,肚子就大了……」曾少阳摇着头,颇有些无奈。

  「没事,我可以多拿些避孕药过去……」说到这,韩曼似乎意识到什么,有些不自然的停住了话头。

  曾少阳却没有多想,只是有些诧异的说到:

  「这,这些药对身体不太好吧……」

  「你不知道呢,现在的年轻人,哪还戴安全套啊,都是直接……」韩曼轻笑着,又补充道,「都是听小璟说的……」

  曾少阳苦笑着摇了摇头,真是不服老不行了,思想上都完全跟不上年轻人的了。

  前些日子,听同事偶然聊起,现在的大学生、高中生,甚至一些初中生,思想都开放的不得了。不少年轻的女学生,只要是稍有姿色的,都纷纷出来做援助交际。前些年还是偷偷摸摸的不想让人知道,现在这几年却都形成了风潮,为了高档化妆品、奢饰品,为了肉体的欢愉,自甘堕落。更有甚者,还引以为荣,在社交圈子里发图分享。

  单位里新进来的那些大学生,打扮新潮,妆容花哨,心里不是想着怎么把工作做好,却整天聊着这个领导的二奶,那个干爹的情人,恬不知耻的讨论着包养、一夜情。

  真是一代不如一代。

  说起来,还是女儿小璟从小家教严格,矜持自重,乖巧伶俐。没有像其他女孩子那样玩叛逆,非主流什么的。

  当然,曾少阳并不知道,在这温柔夜色的掩藏下,曾璟却有着一张从不为他知晓的脸……

  ……

  曾璟仔细的擦去了唇边多余的唇彩,镜前灯光下,映衬出了一张略显妩媚的脸。

  在洗手间打扮了半个多小时了,盛一定等的着急了吧。

  曾璟整理了下吊袜带与筒袜联结的夹子,冲着镜子里的自己展颜一笑。
  如果有认识曾璟的人在此,一定会大吃一惊。此刻,镜子里的女人与平日里那清纯可爱的少女根本就是两个人。

  镜子里的女人,梳着整齐的发髻,乌黑的头发高高的盘在脑后,耳垂上的吊坠耳环似乎是镶着钻石,亮晶晶闪着光芒。妩媚的脸蛋下是光滑的脖颈,身体上却穿着一套黑色的蕾丝胸罩和内裤,反衬出更加雪白的皮肤。腰上的黑色吊袜带,紧紧挂着腿上两只黑色的丝袜,脚上是一双黑色的高跟鞋。

  仿若欧美AV电影女主角的打扮,出现在有着美艳亚洲脸庞的少女身上……这是要做什么……

  曾璟收回视线,轻轻转过身,打开了洗手间的门。

  房间只有靠近床头的台灯还是开着,一个强壮高大的黑影站在窗边,双手背在身后。灯光从他宽阔的肩头跃过,在玻璃上形成了一道黑影。

  曾璟微微低着头,踮着脚轻轻走向那个身影。

  路盛没有穿衣服,赤裸着身体,雄性的眼神穿过黑框眼镜不停的在曾璟的身上来回巡视着,彷如望着自己领地的狮王,平静的理所当然。

  路盛平日里并不佩戴眼镜,只是在每次跟曾璟欢愉之前才戴上眼镜,因为看清楚每一个细节对他来说很重要。

  曾璟走到路盛的身前不远处,房间里安静的只听得到自己的心跳。

  路盛轻轻转了转身体,正面朝向了曾璟.

  一男一女,就这样站在了窗边的地方。

  窗外,不远处还有着灯火阑珊的喧嚣,地面上是一座露天酒吧,零星坐着几桌客人。因为高度的限制,客人们如果不是昂起头仔细观察,倒是很难看清窗内的景象。

  曾璟双手搭在身前,有些忸怩,不敢看向路盛的眼睛,视线向下滑动时,却不小心触碰到了盛的腰腹之下……

  很快,曾璟弯了弯膝盖,轻轻跪了下去。

  美貌的脸庞,正对着垂软的男征。

  曾璟湿润的眼睛羞涩的闭了闭,涂着红色指甲油的左手指尖轻轻扶起盛的男征,嘴唇张了张,滑腻的舌尖鼓足了勇气,向滚烫的方向探去。

  曾璟还十分清晰的记得,第一次吮吸情人男征的情形。

  那是刚和路盛在一起没多久,两人看完电影后,时间还不到八点半,路盛很自然的带曾璟去电影院旁边的酒店开了房。

  曾璟有些不自然的忸怩,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向路盛说出口。直到被扔到房间的床上,路盛准备开始拉下她的连裤袜时,才极难为情的告诉了路盛,她的大姨妈来了。

  当时,曾璟的上衣已经被脱光,两粒乳珠都被吸的又麻又硬,路盛虽然没脱下裤子,但那裆部已经印出了可怕的轮廓,散发着滚烫的热量和雄性的气息。
  曾璟用手臂遮着眼睛,不敢看路盛的脸,害怕看到路盛可能会出现的失望表情。

  她听到路盛缓缓吞咽着,有脱裤子的声音。指缝里,曾璟看到路盛似乎是在床上站起了起来,双腿微微分开,一根模糊的男征直挺挺的对着她举着。

  路盛一只手搓揉着男征,一只手将躺在床上的曾璟的上半身拉了起来。曾璟张着大大的眼睛,死死的望着那根粗壮的男征,不自觉的捂着嘴,她感觉呼吸不自觉的滞粘起来。

  从来没有这么近的看过男人的男征,这画面,对曾璟来说无疑过于刺激了。
  脸颊红的发烫。

  抚摸着曾璟下巴的手指,轻轻滑过她的嘴角。

  曾璟很快明白了路盛要对她做什么。

  那天夜里,路盛手把手的教会了她如何用嘴唇和舌头去挑衅、对抗并征服一根粗壮硕大的男征。

  床铺上、床边、沙发边、窗边,对路盛的爱恋战胜了嘴角和下颚的酸麻,生涩的技巧在一晚上的时间里还无法变得圆润,但曾璟依然十分兴奋的看到路盛露出了满意的表情。

  那天晚上,当两人来到窗边时,像极了今天的位置。曾璟再一次轻柔的含住男征,正在这时,乔琳却给路盛打来了电话,从电话那头,曾璟依稀听见了乔琳传来的娇滴滴的哭泣声。

  乔琳打电话来试图再次挽回路盛的心。

  从乔琳不断诉说对路盛的爱恋,希望路盛回心转意的恳求声中,曾璟忽然产生了嫉妒的情绪。

  她微微直了直腰,双手撑住路盛的大腿,前后耸动的幅度渐渐大了起来。
  电话里,乔琳似乎不知道从哪里听到了曾璟与路盛在一起的消息,话里话外开始针对起曾璟.

  「盛,是不是曾璟那个小贱人勾引了你,你听我说,你别被她一副绿茶模样给骗了……」

  一直温语相劝的路盛,似乎对乔琳有些不耐烦起来。

  「小琳,不准这么说她。对她好点,我们以后还是朋友,有机会可以再见见面……你知道的,我有几个朋友一直很想认识你,改天我介绍你们认识认识……嘶……」

  曾璟的舌尖在顶端的裂缝处上下轻轻的滑动着,这样的刺激,就算是再强壮的男人也会感到酥麻。

  乔琳并不清楚路盛此刻正在享受曾璟的口舌侍奉,依然情意绵绵的说着:
  「盛,我,我真的好爱好爱你,为了你,我可以做任何事情,别离开我好吗……」

  「是吗,呵呵,并不是所有事吧……」

  乔琳的声音停顿了下,她很快就明白路盛的话中所指,那件事让她一直有些愧对路盛,声音变得有些吱吱唔唔。

  「那,那次,你刚刚射完,让我怎么用嘴……盛,除了这我什么都愿意的……后面,我后面,我都愿意,都给你好不好……」

  「好了,小琳,别说这些了,我已经有了小璟,我不需要你再为我做什么了,你该振作起来,过好你自己的生活了。」

  曾璟捋了捋耳边的头发,舌尖依然专注的在男征的顶端轻柔的划着圆圈。
  「盛,我们之间有过那么多过往,你都忘记了吗,我为你在图书馆里做的的那些疯狂事,我们一起看过的那些小电影……求求你,别离开我好不好……要不,要不,我愿意跟曾璟一起做你的女朋友……我们3P……」

  乔琳的声音还在继续,路盛却没有再做声。下体男征有力的跳动了几下。他微闭着双眼,似乎是被脑海中的画面刺激到了。

  曾璟的一只手轻轻握住男征的中端,一只手在男征的囊袋处,温柔的揉搓着。
  男征猛地开始变大,路盛随手将手机扔到一旁,下身微微前挺。

  曾璟有些好奇的睁开眼睛,却不禁娇呼一声。

  啊!

  厚重白稠的精液猛地从男征顶端喷射出来,打在了她的脸上,烫的她心中一跳。

  有些不知所措的曾璟不敢乱动,直到男征彻底宣泄完后,才又缓缓睁开眼。望着布满粘稠精液的男征,曾璟再次张开嘴,唇舌毫不犹豫的盖了上去。

  抹去残留的精液,亲吻男征的顶端,曾璟的动作竟然带着一丝献媚。

  她知道,这是占有这个优秀男人的心的关键。

  独有的咸涩味道却也同时印刻在了曾璟的身体里。无论将来她会跟哪个男人谈恋爱,结婚生子,这个青涩的夜晚,都将永远的铭刻在她内心深处。

  年轻纯洁的女孩,第一次为男子口舌侍奉,用舌尖清理男征,比少女的初吻和初夜更有纪念意义,丝毫不亚于忠贞的妻子向情人张开双腿的婚外初夜。
  不知道乔琳是什么时候挂断的电话,但曾璟知道,这场与乔琳的战争中,自己是彻底赢了……

  ……

  舌尖上传来的熟悉触感,不禁将曾璟的思绪拉了回来。独特的咸涩味道不停的唤醒着味蕾,剧烈的阳气直直的冲进鼻孔,刺的大脑发麻。

  灵巧的舌尖探出嘴中的角度,像钩子一样,勾着男人的心。

  稍稍触碰了几下,舌尖又收了回来。

  有些羞涩的望了望路盛的双眼,带着香滑津液的舌尖又再次探了出去。
  这次,少女的舌变的更软了,从顶端的下方开始触碰后,缓缓向顶端上滑动,味蕾与男征不停的摩挲着,一下又一下。

  这里是男征最敏感的部位。

  男征很快开始充血,经脉与血管从皮肤里膨胀出来,触感开始变得坚硬,光亮的顶端已经高高的冲向天花板的方向。

  曾璟需要用手轻轻向下掰着,舌尖才能触碰到男征。左手扶着男征,右手开始给男征的囊袋做着按摩。

  时不时将男征含入口腔,用尽往深处探去。湿润的唾液包裹着,浸润着男征。
  舔、绕、含、吸。

  路盛昂着头,发出了畅快的叹息声。

  曾璟露出了得意的微笑,她太喜欢听到路盛酥爽的声音。

  夜色下,美貌的少女与强壮的男人,一站一跪的剪影,倒映在窗外,与万家灯火相映成辉。

  ……

  韩曼轻轻往肩头拨弄着水。曾少阳耐不了热,已经起身回房了。

  温热的泉水不仅激发出了额间的汗珠,也绊动了腿间的酥麻。

  高空的摩天轮房间里,那激烈的进出,不仅在她心上刻上了深深的裂痕,也在她腿间留下了久久退之不去的蠕动感和撕裂感。

  韩曼感到无比的迷茫,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一边是深爱的丈夫,温柔体贴,事业有成。一边是年轻的情人,高大强壮,男征硬硕。

  她不想失去任何一方,也不想伤害任何一方。

  曾少阳多年待她如初,情深意重,对她几乎是百依百顺,她无法狠心向曾少阳提出离婚。另一方面,路盛却也与自己纠缠不清,割舍不开。

  可如果继续保持这样不伦的状态,无疑对双方都是一种伤害和折磨。

  其实她很清楚,为什么对路盛的态度会这样起伏不平、暧昧不清,为什么自己看到路盛对曾璟好,心理就特别难受,为什么每次自己看到曾璟享受着路盛疼爱的时候,想到曾璟被路盛压在床上用力征伐的时候,会特别的愤怒,甚至想冲上去一把撕烂那张被清纯掩盖下的妖媚脸蛋。

  因为,她嫉妒了。

  每每想到这,韩曼总是生出一股无力感。

  自己这样的身份,有什么资格去嫉妒自己的继女呢,毕竟,她才是那个男人的正牌女友啊,就算自己拼命阻挠,他们才是将来要成为夫妻的人啊。

  温泉的雾气蒸腾,韩曼的心却一片冰冷。

  求不得,爱别离。

  伤的心特别的疼。

  ……

  路盛的大脑被全身涌来的血液不断冲击着,额头上暴出了一股股的血管。
  有着出众美貌的少女,犹如一项的乖巧伶俐,极其温柔的吮吸着男征。路盛不仅满足于肉体上传来的刺激,和出现在眼前的这幅极其淫靡的画面,更迷醉于少女体现出来的自我奉献。

  这样一个貌美、清纯、成绩好的女大学生,如果在其他男人身边,只怕是每天过的都是幸福的公主生活,谁能想到却在自己的胯下,做着如此下流的侍奉。
  路盛并没有就此满足,当男征的膨胀感被少女的舌尖稍稍熨烫下去后,他背在身后的双手,缓缓露了出来。

  一团红色的麻绳。

  曾璟眼睛中瞳孔猛的放大,似乎有着惊恐的情绪,但随即又浮现出忧虑与湿润。

  过去许多个夜晚,路盛痴迷于用这麻绳将她的上身捆绑起来,套着丝袜的下体被要求跨坐在那根粗壮的男征之上,一遍又一遍的被训练,被惩罚。

  「盛,盛……」曾璟的声音有些害怕,却格外能勾出男人内心的火热,「能不能别再捆我了……」

  曾璟卖力的吮吸着,用求饶的眼神望着路盛,不敢看向那团绳索。

  「怎么了?」路盛有些奇怪「之前你的反应都很不错呢……」

  「我,我有些害怕……」

  「怕什么宝贝儿,今天不是训练,只是增加一点情趣。」路盛温润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鼓励。

  曾璟低下头,没有再看向路盛,只是用舌尖默默在男征的顶端上绕了几圈,过了好一会,才幽幽的说道:

  「每次,每次被你一捆,我都觉得自己似乎变成了另外一个人,让我自己都感到害怕的怪物……」曾璟又含了几下,接着说道,「我害怕,万一哪天你不再要我了,我就成了一个没人要的怪物。」

  「小璟……」路盛顿了顿,却不知道该怎么措辞。

  「盛,我做了那么多可怕的事情,你会不会觉得我很下贱……」没等路盛说话,曾璟又幽幽的说道,「盛,我为你做这些事都是心甘情愿的,换了别人,我肯定不会去做的……如果哪天你真的不要我,我只好,只好……一死了之了……」
  路盛沉默了,他自己都不确定自己的心未来会发生什么变化。

  曾璟也沉默的吮吸着,脸色有些黯淡。

  路盛望着曾璟脸上跟绳索一样颜色的红唇,男征此刻正在这张嘴唇中进出。在性爱这方面,路盛从来没有向女人妥协的习惯,手中的红绳丝毫也没有放下的打算。

  乔琳因为那一次的拒绝,让路盛对她的爱恋瞬间化为乌有。路盛不确定,如果曾璟拒绝了,他是否还会遵守承诺,娶她为妻。

  沉默就代表了路盛的态度,曾璟心中无声的叹了一口气,这一次,依然是她妥协了。

  再一次用力吮吸了男征之后,曾璟默默站了起来,缓缓背过身去,犹豫了一会,终于还是将手慢慢背到了身后,解开了胸罩,就像一只亲手摘掉自己翅膀的天使。

  这是准备让男人进行捆绑的姿势。

  路盛没有犹豫,熟练的用绳索紧紧的捆住了曾璟的双手和上身,从绳索间隙中挤出来的双乳,饱涨丰满。

  少女被捆绑后的模样,只是看看就能让男征感到炸裂。

  对于女人,路盛有着独特的理解。他是用索取而不是给与的方式来紧紧的拴住女人的心。不断的向女人索取,让女人不断的奉献。他很早就发现,女人对他奉献的越多,对他的感情就越深。那些将一切都彻底奉献给他的女人,往往越是对他死心塌地。

  曾璟的脸上,此刻露出了奇怪的潮红。在身上游荡着的炙热眼神,就足以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摇晃着。

  呼吸似乎开始迟滞……

  曾璟慢慢转过身,站的挺拔。微微低垂的视线中,高耸的双乳显得格外的淫靡。

  几乎是下意识的,路盛还未开口,她的身体就再一次跪坐了下去。

  路盛腹部的肌肉明显坚硬了起来,分离的线条十分明朗。

  生活是需要仪式感的。

  对于路盛来说,将少女捆绑住,跪在身前吮吸男征,就是一个很好的仪式。他会不定期通过这样的仪式,让少女慢慢习惯。

  习惯是很可怕的东西。每天坚持健身一小时的人,与普通人相比完全就是另外一个人。路盛长期坚持的健身习惯,不仅为他塑造了强壮的肌肉,更带给他丰沛的精力,和极其旺盛的欲望。

  从很早开始,路盛就十分重视习惯的力量。他通过许多小仪式,让自己的每一位女朋友渐渐养成习惯,将一些原本被认为是很下流,很堕落的事情,慢慢被女朋友接受,最终形成依赖。

  随着曾璟一次次被捆绑着吮吸男征,路盛通过这样的方式在她身上种下一粒粒种子,当有一天这些种子生根发芽,冲破天际时,曾璟也必将会发生自己也意想不到的改变。

  路盛清晰的感觉到,这一次的含入,曾璟明显比刚刚显得更加柔软与顺从。他不会否然这是捆绑的功效。他很清楚,被捆绑的女人明显要比没被捆绑的女人更加的柔顺,更像一个真正的女人。

  曾璟也渐渐发觉,这团看似不起眼的绳索,虽然捆住了她的肉体,却释放出了内心的魔鬼。

  无法用手,只好用舌尖黏住男征的顶端,轻轻送入唇内。腰部的力量带动着上身前后缓缓耸动着。

  嘴角溢出的汁水与耳边流出的汗水交汇着,顺着洁白的脖颈滑落下去,落到了雪白的双峰上。

  那股熟悉的拘束感激发出了曾璟的热情,近似乎伟大的献身感充满了她的内心。

  舌尖越来越灵活,而表情却越来越痴迷。

  舌尖在顶端裂缝的下方处快速的挠动着,路盛的的眼中透出热情的回应。含住湿软的囊袋也变得顺畅,硕大的卵囊几乎塞满了口腔,

  路盛显然不想这样轻易的喷射出来。这只是一场激烈的性爱的普通前戏。
  缓缓抽出已经完全湿润的男征,他微微示意曾璟站起来。

  他今天要从后方进入,就像那天在酒店里对韩曼采取的那个姿势。

  一条黑色内裤飘然落地。

  路盛从后方将曾璟抱起的双腿,直接将她的身体顶在酒店的玻璃上。被捆绑的住的曾璟,身体的反应没有韩曼那般强烈,虽然有些恐惧和不情愿,但却根本无法反抗男人的动作。

  被捆绑了以后的曾璟,腔道明显格外的紧窄。

  路盛还没来得及仔细品评一下曾璟与韩曼腔道的不同,曾璟已经无法抑制的喊出了放肆的尖叫。

  毕竟是有着清纯外表的女大学生,当光洁的下体无比清晰的对着玻璃窗外时,欲望的潮水还是撞上了羞耻的堤坝。

  不!不……

  软弱的哀求和小意完全无法动摇路盛坚硬的心,无力的抗拒仿佛是在勾引男人的魔爪。粗暴的进入使下体传来了强烈的撕裂感,双腿间的裂缝成了肉体的伤口,粗壮的男征成为了蚕食汁水秃鹰,贪婪的进入着紧窄的肉体,毫无顾忌的撞击着深处的柔软,疼痛与快乐夹裹在一起,成为了美妙的毒药。

  精心打扮过的那张脸蛋,露出了格外狰狞的一面,搭配着妩媚的妆容,变成了一张妖精的脸。

  曾璟明显发现,身后的不断冲顶着的男人此刻已经陷入了疯狂,嘴里还不时的发出一些模糊不清的呓语。

  像是在自言自语,但又像是在和另外一个女人说话。

  视线里,那些坐在露天酒吧的客人们,渐渐多了起来,只要他们中任何人抬起头,向高处仔细望去,都说不定会发现这扇玻璃的后方所发生的事情。

  而此时,她自己所能做的,除了紧紧闭上眼睛,恐怕也就只能用屁股向后用力顶几下的方式来表示一下不满。

  体内的快感从一个高峰攀上另一个高峰。

  被一个强壮有力的男人疼爱着的女人是幸福的。被情人如此迷恋着身体,让曾璟的内心充盈着慢慢幸福感,很容易让她忽略掉肉体的疼痛。

  路盛只是冲刺了十几分钟,就将她放了下来。依然是背入式,但路盛将她带到床边,将她的上身放到了床沿上,变成了跪式背入。

  曾璟并不清楚,这是今天在摩天轮的房间内,路盛刺入韩曼体内的姿势。与韩曼低着头不同,曾璟努力昂着头,并尽力的侧过上身。

  乌黑的丝袜裹住了洁白的皮肤,鲜红的麻绳捆绑了娇嫩的肉体,扭曲的快乐爬上了妖艳的脸庞。

  捆在身后的双手紧紧的握着,几乎次次尽根而没的男征将她的声音拖拽着,撕扯成了无数的碎片。

  粗糙的大手揉捏着满月般的圆臀,曾璟听到路盛发出一声声的赞叹,内心被烫的一阵阵的火热。

  长硕的男征进入圆臀时,有着悠长的进程。高亢的呻吟刺激着路盛的鼓膜,让他的心脏都要跳出来了。男征顶端刚刚被柔软的舌尖不断挠动的部位,此时被泥泞的腔道夹裹的厉害。

  熟悉的画面与白日里那些影像不断交错与重合,模糊间,似乎有一位性感的人妻不知道从哪里走了出来,竟然也用着这跪趴的姿势,向他翘起了圆臀。两具各有特色的雪白美臀摇晃着,似乎要争抢着他粗壮的男征。

  幻想出的画面让今晚的路盛很快产生了隐约要喷泻的迹象。贪婪的望着如此勾魂的画面,路盛挣扎着缓缓将男征抽了出来,男征发出不甘心的跳动。

  路盛稍微缓了缓神,将曾璟翻了过来,使用传统的男上女下位再次进入。
  虽然上身被捆绑,但曾璟依然很快将双腿用力向两侧分开着,鲜嫩的裂缝一开一合,吞放着粗壮的男征。

  曾璟的目光柔情的望着路盛,路盛却痴迷的望着曾璟双腿间的那抹雪白。
  察觉那股喷薄愈发的念头被压下了去后,路盛正准备开始新一轮的征伐。
               叮咚——

  却在这时,门铃的声音响起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