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阴阳神功】(改编版)(01)作者:王大锤
【阴阳神功】(改编版)(01)作者:王大锤
字数:5932


                第一章

  夕阳渐斜,暮色昏昏,在一条人烟罕见的山野小道上,一名青色劲装男子正在疾驰向前。

  只见此人猿臂蜂腰,身材修伟拔群,全身上下筋骨精悍,却并非普通苦力常年劳作,透支体能而练出的青筋暴突的粗糙肌肉,而是肌肤细腻,内隐流光,肌肉坚如铁石,却又似柔若无骨,举手投足,皆有无匹潜力透体而发,每逢足趾轻点,人便在崎岖山道上掠出两丈有余,分明是内外功夫皆已修至炉火纯青之境。
  只是此人面容,却是焦黄浮肿,兼且表情麻木,委实奇丑无比,与他近乎完美的体型筋骨大不相衬。

  此人名为石小龙,虽然看来身材修伟,但其实不过十五六岁的少年,常年居于海外渔岛,近一个月内才回归中原,只能算是个初出江湖的雏儿。

  他十岁之时有一次乘船出海,遭一千年巨鲸一口吞下,却因祸得福,在巨鲸腹内觅得九枚巨鲸元精所化之「鲸珠」,一口吞服,体质大起变化,一身精元血气比寻常武林好手更要强出十倍,脱了鲸口之后,发育自比常人更快许多,年方十五就长得雄伟过人,筋强骨壮,又修行上古《丹铁奇功》,如今虽武林经验浅薄,但一身内外功力,却已是举世罕见!

  他原本生具潘安之貌,俊秀绝伦,只是钟情渔岛上自幼相识,青梅竹马的小姐姐苏婷婷,不愿再惹情丝,故回归中原后,就觅得一人皮面具,伪装成相貌奇丑形象。

  回到中原故家,家中却已与他安排一门亲事,乃是与一位官宦千金唐慧珠,对方见他貌丑,心中郁郁出走,家人寻而不获。

  恰好当地近期有不少年轻女子莫名失踪,怀疑是出了采花贼或人贩,家人更是惶惶不可终日。

  石小龙暗自思忖,那唐慧珠虽与已非亲非故,此事却总是因与他定亲而来,倘有不幸後果发生,则「我虽未杀伯仁,伯仁由我而死。」,故此事责无旁贷,非要担当下来不可!

  而后石小龙搜寻当地,恰好发现一山中道观「风月观」是座藏垢弄污之所。观内供奉一座高大的神像,但却塑著人的身体和驴的面孔,阳具坚挺,怀中抱著一个美郎女神,正在兴云布雨。观中几十名道士、道姑与一群俗男信女终日交媾,白日宣淫,场面淫亵不堪入目!

  这群道士、道姑皆精于采补之道,近百名俗男信女多被采了个精血亏空,神困力乏。

  其中那些男子多是受了引诱,沉迷美色,也算是咎由自取。然而女子却绝大多数是被强掳至观中,不仅受了奸淫,不少人还遭人用中空铜管插入小腹,强行抽吸元阴精血以修炼邪功,此后纵然不死,也已彻底绝育,几年内就会衰老如老妪。

  石小龙侠义心肠,当即愤而出手,将一群道士杀的杀废的废,不过对于那些千娇百媚的道姑,却难免有些心慈手软,也是江湖经验浅薄的少年人的通病。结果所有道姑都逃之夭夭,他还险些着一位自称散花仙子的道姑的道,若非功力深厚之极,就会遭浸了迷香的香帕迷倒。

  观中找不到唐慧珠踪影,但石小龙却认定她的失踪肯定与这群邪徒有关,故追而不舍。

  虽然已经见不着对方,不过那一群女冠身上所用的胭脂香粉颇为独特,叫人闻了心荡神摇,印象深刻。石小龙体质受惠于鲸珠改造,嗅觉灵敏大异寻常,所以只管一路循香追踪。

  忽然,石小龙停下脚步,迎风深吸了几口气,仿佛闻到什么异味,立即将身一闪,进了路边的密林。

  却见密林之中,一名身材壮硕魁梧,却全身赤裸的大汉如同一团烂泥瘫在乱草之中。再仔细看时,只见他胯下本该也「本钱」颇厚的阳具缩得就像洒了盐的鼻涕虫,上面沾满白浊秽物,显然是刚刚干过一番好事。

  「原来又是那群妖女害人!」石小龙闻得对方身上果然残留着那群女冠独特的胭脂香粉气味,又伸手在对方胸腹间一按,缓缓输入一道真气,只见对方原本壮硕的肌肉已仿佛没有弹性的棉花一般,按出的手印久久不能还原,心知对方已然精尽髓枯,离死不远,再也救不回了。

  好一会,对方在他真力催动之下,有气无力的道:「告诉……石……桃花……三娘子……已……亲履江湖……叫……高逸……注意……小心……」

  说完,头一偏,静眼含恨而殁。

  石小龙江湖经验甚浅,闻言一头雾水,不过看此人也算是一条汉子,却被妖女祸害得凄惨如斯,不由大生同仇敌忾,惩奸除恶之心,对大汉郑重说道:「前辈你安心去吧,若有机会,晚辈定会替你报仇!」

  说完,抽出「丹血剑」剜了一个大坑,将尸体放置坑中,双掌推动真力,轰然一声,坑沿泥土悉数落入坑中,尸体立即消失不见。

  小龙跑出矮树丛,足下一紧,依旧循香疾追。

  待到入夜之时,小龙已来到一处镇子,人烟一多,各种人畜炊烟气味顿时驳杂不堪,着实再难循香追踪,不过他却已能肯定,这群妖女定有人藏身镇中。
  小龙江湖经验虽浅,为人却聪明,心中寻思,以那群妖女娇嫩模样,定然不屑屈尊贫民陋居,若要寻人,当去镇中大户人家。

  他匆匆的飘落在一处大宅院的墙上,正要仔细打量一番,突听院中传来一声惊呼:「有飞贼啊!」

  他本来就是为行侠仗义而来,既被发现,立即飘身而出,正要开口解释,就见五、六名彪形大汉瞪眼怒骂扑了过来:「干你娘,眼睛也不开光,敢到『天一堡』来动手脚。」

  他幼读诗书,最为敬老尊贤,一见对方辱及其母,双目寒芒一闪,右手拨开对方扑来的双掌,身形一转,院中就只见六名姿态各异的「木偶」僵在原地,姿势既尴尬又难看,都是被点了穴位,动弹不得,也说不了话。

  「辱人父母,少爷罚你等站两个时辰!」小龙笑了一声,随即向院后掠去。
  院子亭台楼阁处处,曲径通幽,却少有人际,小龙很快便闻得一丝奇香,却与那群女冠身上香气有些迥异,心中有些犹豫,但仍然循香而去。

  忽然,只见一处楼阁之后转出两名女郎,正与他当头对面,六眼相接,都是当场怔住。

  「不是那群道姑……不过……好美……」

  小龙眼力极佳,在黑夜中也能明辨秋毫,一眼看去,只见那两名女郎委实堪称绝色,走最前面的女子身着彩衣,个子娇小,脸蛋尖长,一双细细的泪眼生得十分婉约,看起来就像是个秀色微露,即将由纯真的女孩转成艳媚少女的模样,头上虽然梳着女孩子的三叉溜髻,但是束腰的彩带又裒选出酥胸与紧弹的小粉臀却是格外的浑圆丰满,即熟的少女风韵呼之欲出。

  另一名女子年纪较长,明眸皓齿,双唇饱满艳红,手脚颀长、肩膀宽阔,修长健美,竟然比在男子中也堪称修伟的小龙矮不到半个头,熟透了的美艳胴体无时无刻不散发着超龄的危险魅力。只见她穿了一身窄袖子劲装,一色紫,紫得令人神经发紧,衬出她那一身令人想入非非的三围更为突出,也更为咄咄逼人地撩人心魄。

  眼前两名女子并非道姑装束,身上体香各异,一者清幽如兰,一者兰麝般尤为馥烈,与那些道姑身上的胭脂香粉大相径庭,但似乎又有些相似之处。而且小龙觉得这两名女子眸光妖媚,装束又过于惹火,只怕也不是什么正经路数。
  那两个少女见到石小龙,先是戒备,随即双目一亮,立即盯紧看他,那情景好似看见一件珍宝一般,舍不得霎目。

  小龙眉头一撇,暗道自己已经易容成丑八怪,又有什么吸引人之处,却听彩衣少女惊喜开口,声音如同黄鹂般清脆悦耳:「右侍卫,你平安回来了,宫主听说你遭了『神手书生』毒手,特地赶……」

  小龙脑际灵光一问,暗道:「原来有一个人果然与自己易容后的面貌相似,如此说来,倒不如顺水推舟,探明虚实……」

  当即小龙假装恍然道:「原来宫主也来了,不知两位又是……」

  彩衣少女小嘴微噘,眼中似乎有些泪光道:「喔!左卫真是贵人多忘事,我是宫主『舆前四凤』,我叫『春兰』,她叫『夏荷』,另外两个叫『秋菊』与『冬梅』!」

  「呵呵……得来全不费功夫……我不是不认识二位姐姐,是一时想不到居然在这里碰面,不知宫主又在何处?」

  「就在此处!左卫请随奴家来。」说完,两女立即转身而去。

  小龙满以为瞒过了二女,又自诩武功高强,当即毫不犹豫紧随而去,殊不知已掉入人家圈套。

  小龙跟着二女,只闻幽香袅袅,夜风将幽香直送入鼻端。眼中有看着两具裹得曲线毕露,健美丰盈撩人绮思的身影正在极有韵律地向前款摆,不由有些心猿意马,戒备之意也不觉少了几分。

  穿廊过户,来到一座假山附近,他那立即听见阵阵女人的笑声以及男人的急促的喘息声。

  小龙五感皆极为灵敏,听得异常动,立即低声道:「二位姑娘请留步,前面有人!」

  春兰、夏荷骇然相视一眼,身子一分,立即分别蹲在石小龙身边。

  小龙施展轻功,无声无息地向前潜去,转过一个弯角,就见前方十丈开外,一个几乎全身赤裸的长发女子正背对着自己,坐在一名男人身上不断的起伏。
  那男子看来年纪甚轻,身材瘦弱,看来似是个读书人模样,眼下早已是大汗淋漓,双眼翻白,口吐白沫,气喘如牛,只管像一只发情的野兽般拼命挺动着腰身,显然因为极度的刺激已处于失神状态。

  而跨坐在他身上女子身段却颇为丰满,肥硕无比的雪臀像骑马打浪一样前后剧摇,震晃出一连串令人眼花的雪白臀浪,腰肢虽有夸张的凹陷,却难以蛇腰形容,而是有着粉光致致的腴润肉感。由于她是背对着小龙,却看不清她的面容,只看到两团雪白乳球随着她起伏扭动不时从她的左右腋下一晃而现,甚至可以看清那铜钱大小的乳晕与樱核儿似的乳蒂全是艳丽的樱红色,如熟透了的浆果,仿佛轻轻一掐便要迸出甜浆。一头披散秀发更是随着她疯狂跃动而在风中狂舞,白色泡沫状的淫液随着肉体的疯狂碰撞四面飞溅,所有的汗液都随着勃发的毛孔泄露,馥烈的体香混着汗津腥气潮润扑面而来,熏得人血脉愤张!

  小龙哪里见过这等原始赤裸到极点的风流阵势,一时只觉眼昏耳热,口干舌燥,呆愣在原地不知进退。却听夏荷在他耳畔吹了口气,用一种略带沙哑而又极为勾人的嗓音笑道:「原来却是秋菊正在行乐,呵呵,这个秋菊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走后庭,现在她前门可是空虚着,左卫可要上前一探底细……」

  「呃……这可……」小龙正手足无措,忽然眼前一昏,还未来得及反应过来,春兰、夏荷两女媚眼轻转,咯咯娇笑间,已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闪电出手。
  小龙惊愕之余全身数个大穴皆遭封锁,气脉受阻,不但运不起内力,全身一软,就要载向地面,任人宰割。

  以他的武功,又心中有所提防,哪怕一时失神,也不该受了暗算。却不知春兰、夏荷等女身上的媚香非同一般,都是常年浸泡特殊迷魂药物,以特殊功法从毛孔吸收,混合自身体香散发,中藏催情撩欲迷魂之功,比起「风月观」女冠所用迷香更不着痕迹,也根本不需借诸任何手法发出。若只得一人,男子闻了,短时间内也只是稍为恍惚迷醉,但若两人同在,药力加倍,教人神魂颠倒,若是三人,药效更加十倍。两人故意带小龙来到秋菊寻欢作乐之处,又让他处于下风,闻了秋菊身上媚香,更是难逃侥幸。

  此时小龙还未倒下,就见夏荷轻笑一声,腰肢一摆,一个俯身,就将小龙顺势扛上肩头。又拍了拍他结实精壮的臀部,在反手一探,摸到他胯处,五根春笋似的玉指,轻轻把那软绵绵的玉龙捏在手中,又揉了揉他的两颗睾丸,眼前一亮,微喘道:「这小子好结实,而且阳茎粗长,阴囊饱满,精元一定不错。」

  小龙倏地瞪大眼睛,急道:「你……你又想怎样?」

  夏荷冁然一笑,「你说呢?」五指微微使力,搓玩起来。

  春兰看得眼热,连忙低声提醒道:「姐姐千万别弄出响动,否知若让秋菊察觉,要来分上一羹,可就不美了!」

  「格格!还是妹妹想得周到,我等一起去寻处幽静处所,再尽情取乐罢!」
  说完,依旧将小龙抗在肩上,与春兰一起分花拂柳而去。她身材比寻常女子高大腴润许多,浑身是劲,扛了一个修伟男子,也不费劲,一路上五指依旧亵玩不休,搓揉捻捏,放肆施为。

  小龙穴道被封,就是动一动指头也感吃力,不得不任其摆布。他臀部抗在夏荷肩上,上身倒垂在夏荷的背后,眼光正落在她的美臀上,只看得腰细裙窄,她那诱人的美臀,更为浑圆凸出且丰满惹火,又随着她前进而轻摆缓摇的有节拍的颤动,更为撩人。他的大腿又真切感受到她胸前奇大奇挺的乳峰正在不断摩擦,鼻中闻得阵阵浓郁扑鼻,带着些许汗腥的异香,不觉神销意荡,只绝阵阵快感,倏地自他下身扩散,玉茎渐渐硬起。

  很快的,淫心汲汲,迫不及待的两女就将小龙带到一处偏僻柴房,取出「闷心火」照亮了整个小木屋,然後二人立即迫不及待的蹲在他的身边开始替他宽衣解带,在两女的熟稔动作之下,他两三下便被剥得清洁溜溜了,精赤的肌肉健美强壮,暴露在空气中。

  夏荷要命的手儿又软又刁,一直不离他胯下,小龙裆中宝贝不争气地勃翘而起,好像一杆威风凛凛的长矛,前面硕大的龟头呈紫红色,散发着阵阵年青健康的雄性特有,充满青春气息的性骚味。

  「这小子当真好生雄壮,这男根更是万中无一之极品宝物!」春兰看得眼前一亮,迫不及待地宽衣解带,当她将身上彩衣褪去时,小龙只觉眼前倏地一亮,一团白光,直扑进他眼帘,只见她一身冰肌玉骨,皓肤胜雪,胸前一对美乳,圆浑挺秀,恰恰一握,衬托着楚腰丰臀,两只窄如春笋的小脚,虽然身材娇小,看似十三、四岁的年纪,却十足是个绝世独立的大美人!

  她的肚脐之下,竟是寸草未生,白馥馥的雪阜下,裂着粉嫩粉嫩的一线,好似婴儿般无暇。此时那迷人粉红娇缝之中,却湿答答的沁着闪亮的透明汁液,乳脂幽兰一般的迷人体香弥漫开来。

  夏荷手中牢牢攥住高高耸立的雄伟男根,寸步不让道:「人可是我一路扛来的,眼下也该是我先来!」

  「这怎使得……」春兰泫然欲泣,稚嫩的童音加上楚楚可怜的神态,看上去真似一位被抢了心爱糖果的小女孩,却不知她其实也是名吃人不吐骨头的魔女,随即又听她叹了一声:「好罢,你先就你先……」

  夏荷眉开眼笑,一边火急火燎地宽衣解带,一边安慰姐妹道:「我只稍稍解解馋,一炷香后,无论是否榨得出,都让于你!」

  紫色窄袖子劲装、丝缎小衣、绫罗抹胸纷纷解下后,呈现在小龙眼前的又是另一具别具风情的美艳胴体。只见她胸挺臀翘,腰肢纤细,略带古铜色的皮肤看起来平滑细嫩,却充满了野性的爆发力,全身上下没有一丝赘肉,四肢和腹部可以看到线条流畅的肌肉,犹如一头敏捷的母豹,发散着危险诱人的魅力。尤其引人注目的是,她胯下的毛发异常茂盛,直到肚脐下都是黑森森的一片,这却是女子性欲旺盛的一种体态。

  由于一路扛着小龙,她一身是汗。

  随着她褪去衣物,空气中突然充满了酸酸甜甜的汗嗅,带着一股潮湿淫糜的气息。那绝非如花香般柔和的气息,而是更骄蛮、更尖锐、更温热鲜浓的味道,呼啸着从鼻腔穿刺入脑,瞬间毁去小龙思考的力量。

  只见她张开双腿,跨坐到小龙身上,一手按住他健壮的胸膛,一手分开沾满浆水的漆黑细毛,露出肥美的阴户来,对准他的肉棒,喘息着将鸡蛋大小的钝尖塞进肉缝;原本缝里的粉色肉褶因充血得太厉害,连胀成小指头模样的蛤珠,全成了无比艳丽的桃红!

  才吞入半颗龟头,便有一注滑腻腻的花蜜垂了下来,淋湿了半根肉棒。
  「好……好大!」

  小龙头脑中一片空白:我……我插着一个什么所在?这……这便是女孩子的身体么?只觉肉棒所触,一片温热滑腻,仿佛被一个又紧又暖的肉套子紧紧箍着,不停捊动套弄,种种柔腻美妙难以表达。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