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另类小说  »  【小城狩尸记】(01)【作者:另一个它它】
【小城狩尸记】(01)【作者:另一个它它】
字数:6154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现在是八月中旬,正午的烈日下,整个空间燥热不已,肉眼向窗外望去,都可以看见远处滚滚的空气热浪。

  这是一个新近升上来的地级市,老旧城区的地方,依然还有很多没有安装空调的破烂公交来回穿梭不已,排出的尾气竟然是黑烟,令人恶心不已!

  就在其中一辆公交上面,一个长发女人一手抓着扶手,露出洁白的臂膀,一手专注的玩着手机。

  上身是白色职业正装寸衫,胸口前,两颗纽扣之间裂开了一条缝,两个半球荡着波浪,下身黑色短裙,大腿上面盖着半透明的黑丝,沿着黑丝一直向下,一双黑皮红底的高跟鞋,夺人眼球。

  旧城的路,坑坑洼洼,眼看着司机毫不减速的通过,瞬间,公交颠簸不止。
  「啊。。。。。。」

  一声尖叫,高跟女人险些跌倒,手机直接从手里飞了出去。

  等她慌忙之中站稳后,哪里还看得到手机,周围只有满是流着臭汗的男人女人,不由得皱了皱头,把司机骂了一顿。

  没办法,公交稍平稳后,女人弯着腰,四处挤过人找手机。

  这下,公交上面的男人更加燥热难忍了,全部侧过头来,贪婪地透过那条缝,盯着涌动的白嫩乳房,接着,女人经过,眼睛里面映入的,便是那被黑裙刚刚好包住的翘臀,加上露出的大腿根部和诱人的黑丝。

  只见不少男人,不由自主地弯下腰来,想要一窥肥臀最深处,同时下身不协调地想要前挺,进入到水汪汪的肥地!

  手机!突然出现在眼前。

  顺着看去,一双大手,然后是一个青年男人,带着微笑。

  「嗯,这是你的手机吧,刚刚滑到我脚边。」

  高跟女人接过手机,说了声谢谢,心里有些疑惑,怎么这手机能躲开车里的一双双冒着蒸汽臭脚,滑过了大半个车厢。

  不过,现在也没心思考虑那么多了。

  女人照样一手抓着扶手,一手检查手机,只是现在的她,满身大汗,额头脸蛋上面的汗珠,一滴接着一滴地流过微微泛红的脖子,接着肩胛骨下,两边的汗珠汇入到一起,滑进了白嫩的双峰之间,胸前的衣服也被汗液打湿,紧贴着波动的肉球,而背部,同样可以隐隐的看到浅红的带子。

  「手机没坏吧?」

  「还好,没有坏。」

  女人这才转过头来,又看了看旁边的青年,长得一般,但是个子挺高,几乎高出自己一个头来。目光对接,原来这男的同其他人一样,正盯着自己的用看。
  心想,男人果然都一个样,不过,这也没办法,女人低头瞟了下自己傲然的双峰,不自主的挺了挺。

  突然又是一阵颠簸,女人又是一个措手不及,左手下意识地抓紧扶手,接着心跳陡然上升,腰间一紧,已经被一只大手紧紧地搂住。

  这一段路是最近才开始维修的,因此颠簸一点没有停的意思,而腰间的压力也越来越大,慢慢的,后背越来越热,怎么回事?

  过了不到两秒,女人意识到,背上的触感,她并不陌生,是男人的胸,居然感觉还挺结实的,两块肉隔着两层薄薄的布,不停的摩擦,汗水越来越多,温度也越来越高,仿佛进入了一个热水池一般。

  一阵躁动后,随着公交渐渐平稳,女人带着滚红的脸颊,开始有意识地摆脱男人。

  但是,腰身上面的粗大手臂就像一条蟒蛇一般,她越是摆动,巨蟒缠得越紧,而且,她能感觉到,那双大手如同铁钳一般,慢慢地滑过她的肚脐,整个腰被动地缩得越来越小。

  女人渐渐开始慌张,心跳再一次加速,自是这次是紧张,加上喘不过气来。还没想好怎么处理现在的情况时,女人突然全身一紧,因为,臀部明显地传来异样的触感,瞳孔骤然放大。

  是一根!没错,绝对错不了,而且是她之前从来没有遇到过的那般粗大!
  怎么办?女人险些腿软滑到,但是此时,自己仿佛被钉在了背后这个高高的男人身上,完全动弹不了,脸更红了,汗水如雨下,腿软发抖,左手无意识地长时间紧握,已经酸麻。

  但是,她此时全部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自己的翘臀上面,除了背上依然不停地摩擦,已经如泥泞湿热,屁股不自主地绷紧,那巨大的阳根不停地上下滑动,左边,再是右边,屁股上的肥肉被坚挺的肉棒挤压变形,形成一个肉槽,完美地将那根大棒包裹住,汗水现在连短裙都被彻底的浸湿,摩擦也更加顺利了,越来越快,越来越热。

  正当女人慌忙无措时,背后突然停了下来,腰上的手也微微一松。

  难道完了?恶心,没想到今天竟然遇到色狼,真是胆大,女人心里不知道为什么升起一股怒火,转过头来,仰着,怒目而视。

  哪只,男人咧嘴一笑,露出两排白牙。

  还没有等女人反应过来,男人另一只手突然将女人的短裙向上一拉,腰间传来一股巨力,将自己向后推了过去,身体重重地撞在男人的身上,完全动弹不得。
  接着来临的,令女人双目突出,嘴巴张的奇大,但是却没又发出声音来。
  下身,准确地说,应该是翘臀的正中间那个娇嫩的洞口,引来猛烈的冲撞,内裤连着黑色丝袜已经变形,一部分陷入了菊花里面,仿佛一根巨大的铁棒,要撕开一切,突破阻挡,直接破入肉门,进到热辣的直肠!

  噢,这猛烈的冲撞,一次又一次,如同巨浪一样,一浪高过一浪,已经将女人卷如欲望的大海之中,再怎么挣扎也逃脱不了狂风暴雨的袭来!

  小小的洞口仿佛就要裂开来,城门已经被巨木撞得破烂不堪,不行了,要进来了。。。

  女人此时已经喘着热气,意识模糊,外部的热气就像全部通过下面的洞口,源源不断地灌入到自己的身体里面,左突右撞,却找不到突破口,口中的津液,也变成了蒸汽飞走,口渴难耐,红唇张得得越来越大,喉咙蠕动,寻找着解渴的水源。

  啊,水,是水!

  女人早已经闭起眼睛,张开嘴,接受着男人的津液,大口大口地吸允,不停的吞咽。

  不管了,不要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要想自己正身处团团陌生人的包围,不要想自己是在下了班回家的路上,不要想自己的老公,还有那些可能正盯着自己的眼睛,更不要管背后这个男人来自哪里。

  现在只知道,自己那处从来没有被人碰触过的肉洞上面,传来阵阵痛觉,夹杂着令人难耐的瘙痒,双腿不由自主地夹紧,因为这痒,已经爬到了自己两片肉瓣上面,接着爬到那粒已经变大的小肉上,并且在上面徘徊不定,摩挲不已,久久不去。

  但是它一个分身,翻过草丛,越过肚脐,慢慢游上了抖动的肉球上面,再次一分为二,渐渐地完全覆盖住了肉峰,然后从四面八方围拢,一起袭上了两颗肉葡萄上面,乳头突然更加坚挺起来,顶开了乳罩,葡萄上面的小小褶皱,越来越小,最后消失,两颗仿佛透着暗红的光芒的乳头,傲然而立。

  终于,这瘙痒由这几个点,很快传遍了全身,女人整个身上白皙的皮肤开始变得红润,而且似乎透着亮光,变得晶莹起来。

  好像这透亮的瘙痒,肉眼可见地慢慢浸入了血肉里面,再也不能够驱逐。
  女人此时已经陷入了浴火的大海,一波又一波的惊涛骇浪,一遍又一遍地拍打着她,冰与火的交替,是她理智与情感的博弈。

  只是,现在,火焰无情地焚烧着她,欲望将她彻底地淹没,快速地沉入了无底深渊。

  嗯,啊,快点,快点,不管了,来吧,降落到那处最深的地方,我要永远地沉寂在哪里!!!

  身体得到了她的感应,潮红袭遍了她的全身,用内到外,由下向上,快速蔓延上了她的脖子,血液被每分钟120多次的心脏跳动,输送到了每一个地方,使得葡萄更紫更红,毫无疑问,此时入口,绝对无比甘甜,还有草丛中的那颗草莓,嗯,真是娇艳欲滴,晶莹剔透,无疑,这是一颗达到了最饱满,最可口的的果实,表面仿佛都慢慢渗出了透亮的液体,那是女人全身的精华。

  但是此时后面如同一部刚猛的,散发出阵阵机油与汽油味,发出轰隆隆声音的机器的男人眼中,能够表明此时女人的状态的,却是她身体一次又一次的摆动,一次又一次的迎合,好像两人之间连上了一根数据线,动作已经完美地同步。
  一挺一合,一进一退,嗯,这是一首属于全体动物的完美音符。

  同时,映入男人眼中的,是怀中这个陌生女人的脖子,由白便粉,由粉变红,由红变紫。

  这紫红色,是那种表明花朵可以采蜜,果实可以入口的红色,这是任何长有眼睛的动物都懂得的信号,无论人、猴或是飞鸟!

  此时的男人明白,他已经成功了,雄狮终于将一头母狮牢牢地按在地上,飞起的尘土是它胜利的狼烟!

  该享受自己的美食了,雄狮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利剑一般的獠牙,发出惨白的寒光,脖子扭动,向下,闪电般地一口咬下,好不留情!

  「啊……」

  脖子上面,剧痛传来,瞬间的感觉,是自己脖颈仿佛被一头露出獠牙的怪兽猛烈地撕咬,一大块肉就要脱离而去,然后,电光火石之间,她仿佛遇见到自己脖颈已经没了三分之一,鲜血无情地喷薄,而自己就像一个脱离了肉身,在一旁静静观看的灵魂!

  女人猛地尖叫一声,但是声音只是在口腔中回荡,通过骨骼全部传进了自己的耳朵,嘴巴上面,如同一道五指山从天而降,彻底封住了一丝声音的流出。
  惊慌,恐惧,不安,头开始发昏,这不是真的,身体猛地一震,如同电视转换了频道一般,瞬时,情欲的大海立刻蒸发而尽,然后被一股莫名地恐惧包围,是什么,没错,是死亡的恐惧。

  不对!不对!怎么会?不应该!怎么回事?但是……

  脖子上面的阵痛告诉她,那撕咬是真实的,而且,一道滚烫的液体在自己脖子上面流淌,接连不断地与发咸的汗水混合,汇入肉峰之间的凹地,继而流过一片宽阔平摊的平原,再聚集在一处小潭,填满后,继续冲破黑色草原的阻挡,灌溉着那颗成熟的草莓,最后,全部进入了那道深不见底的沟壑!

  男人此时,已经将自己化为了脑海中的那只威猛雄壮的狮子,眼前,就是那头被自己尖牙深深陷入脖子的可怜的母狮,发出阵阵的哀嚎,鲜血逐渐染红了它的皮毛,变成一绺一绺,不停地晃动,但是,生命的气息,渐渐消亡,摆动身体和毛发的摆动越来越小,终于趴下……

  兴奋,无比的兴奋,男人眼睛已经外凸,就要脱出眼眶般,血红,渗人的血红,鲜血仿佛要从眼白和眼眶之间的缝隙中喷薄而出。

  男人的牙齿更加深入女人的肉中,他能感觉到又插入了一毫米。

  不行,要控制住,太兴奋了,要慢慢享受,要一丝一毫地咬进这个女人的脖子,啊,受不了了,受不了了,不管了,我要更多,要更深,更深……

  男人喘着粗气,身体抑制不住地因无比的激动亢奋而颤动,猛烈地颤动。
  左手离开扶手,摇晃着接近女人的肥臀……

  是时候了,就是现在,在也忍受不了,抚摸过黑丝,慢慢向上,到达弹性的黑丝和内裤的边缘,五指插入迅速地插入,最后猛烈地向下一拉,发出撕裂的声音!

  啊……就是这感觉,这声音,尽管已经多次感受,但是每次黑丝裂开的弹性的拉伸感和那丝丝的声音,如同一针兴奋剂,深深插入男人的心脏,血液开始沸腾,血管膨胀,如同一条一条高速公路,血液带着红色的蒸汽,疾驰地飞奔进每个细胞。

  尤其是那根钢柱,仿佛被火焰烧得通红无比,刚硬威猛,即便是岩石,现在都感觉能够将之融化成岩浆,进而毫无阻挡地深入!

  何况是那流淌粘稠蜜液的肉洞……正焦急地等待着被满满地填充,最好是炸裂!

  但是,现在仿佛火焰与上了冰山,此时的女人的身体已经彻底冰冷下来,进入了深深的冰窟,四周是飘荡着的白色的幽灵,眼眶发出幽幽蓝光。

  那死亡的不妙气息,令女人的身体发出与刚才截然不同的战栗,离开,离开这里……

  最后的警告,是那臀部的感觉,啊,最后的保护没有了,屁股上面终于传来了肌肤触感,滚热滚烫,要来了吗,要来了……

  不行,不行,脖子上面的剧痛,擦干净了她眼睛上面的迷雾,此时终于看清自己是在一处颠簸的公交上面,正在回家的路上,周围是十几站立的带着眼睛的陌生人……

  住手!滚开!

  女人的身体猛烈地摆动,但是实际上,却没有挣开分毫,嘴巴里面发出「呜呜呜」的声音,眼泪不停的留下,带着模糊的视线,惊恐求助地望向四周。
  谁来救救我……

  身体的摆动,渐渐地疲弱,无力、绝望、悲愤……

  难道今天自己要被这个男人这样的强暴吗,被他那根肉棒插入自己的身体,然后在里面无情地搅动,一次次地戳进自己的子宫……

  而且,自己最后还会分泌出淫液,大量的腥臭的滑滑的液体,来帮助这个人?
  不要,不要……恶心……丑陋……淫荡……不要脸……

  啊,全身力气集中,用力,用尽全力,要狠,要不顾一切的狠,要毫无停滞地插肉中,要流出血,要烂了肉,要折断了骨!!!

  「啊……啊……!!!」

  再一次的尖叫,撕心裂肺的尖叫,只不过,这一次,再也不是一个人都没有听见,相反,尽管汽车发出厌烦的噪音,却没有消弱尖叫声的分毫。

  全车的人都清晰的听见了,一同齐刷刷地望向车子隐蔽的一角。

  只见一个男人倒在地上,双手抱脚,不停地打滚哀嚎不已,声带都有撕裂的感觉,想必是痛彻心扉了,地上一滴一滴的血,是从男人穿着凉鞋的脚上流出的,染红了他的双手。

  不过,一旁站着一位一动不动,身体发着抖的女人,而且,她脖子上面同样是鲜血横流,一个深红的,好像是一口牙齿留下的深深的伤口。

  尽管周围几十双眼睛注视着,但是,除了一声声的惊叹和迷惑的眼神,没有一个人有所动作,这片小空间,仿佛一时之间完全凝固了。

  「司机师傅……」,就在女人旁边,一个带着金边眼镜的男人终于说话。
  「停车,快停车,有人受伤了……」

  没想到,最先行动的居然是这个看上去斯斯文文的男人,接着,他挤过两个人,一手扶住女人,一边问道。

  「你没事吧,这……」一边,他拿出手帕,压住女人的脖子。

  车子终于停了,司机有些不耐烦地喊道。

  「这么回事?这里可不能随便停车啊,那个谁,有事儿快下去!」

  「受伤?严重不?搞什么啊!」

  「不严重的话,自己下去处理,你们不要耽误大家,快点,我要开车了。」
  「听到没有!快点!」

  金边男人一脸打抱不平的表情,但是,没办法,只有扶着女人慢慢走下了车,经过地上的高个男人旁是,踹了一脚,吐了口口水。

  女人此时没有说一句话,但是感激地看向金边,努力地挤出一丝微笑,终于,终于有人来救她了。

  两人下车后,金边却突然转身又奔上公交,一把抓住地上的男人,将他拖下了车。

  「可不能放过这个人。」

  金边看向女人,指着着地上的高个,又问道。

  「你好些了吗,我陪你上医院吧?」

  女人此时离开了闷热的公交车,脑袋也开始慢慢清晰,刚刚的一切仿佛做梦一般,她一手捂着盖着伤口金边的手帕,一手抓着金边的手以作支撑。

  「不用上医院了,我家里有敷伤口的药,谢谢你了。」

  金边有些不好意思,一手摸摸头。

  「哪里,我刚才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一定是这小子对你……」

  女人眼睛瞬间又露出惊恐状,身体有些颤抖,一边斜靠这金边。

  「哦,对不起,我不该提这个,那我送你吧。」

  「嗯,好,麻烦你了,我家里这里也不远了,真的谢谢你了。」

  「这不是很自然的吗,你现在这样,是个人都会帮你的。」

  「可是,刚刚车上的人……」

  「哎,不管他们了,或许是怕惹上什么麻烦吧。」

  「嗯,你跟他们不同。」

  金边有些兴奋,又带着些腼腆,一手搀扶着女人,一手拎着高个的衣服,将他提起,高个眼露慌张,似乎还有些不好意思,一瘸一瘸地跟着走,没打算逃走,也没说一句话。

  女人有些疑惑:「他……?」

  金边眯着眼睛笑道:「怎么能就这么绕了他,等你处理好伤口,就送他去警局。」

  「可是……」

  「不用想太多,放心吧,包在我身上。」

  「嗯,好吧,……」

  虽然女人依然有些犹疑,但是此时的她,却难以想那么多了,她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依靠,和赶紧回到家里,畅快舒爽地淋浴一番,再睡上一个好觉。
  三人不同的走路姿势,眼中含着异样的眼神,心里带着各自的盘算。

  走向女人的公寓!

  (未完待续……)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